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弄泥满衣

弄泥满衣 满心欢喜 闻着陶土的味道修炼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爸,咱上哪儿?   

2008-11-22 00:20:15|  分类: 修行视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爸,咱上哪儿?

大洋新闻 时间: 2008-11-21 来源: 广州日报 作者: 刘西鸿

  “不要提基因这个字,”让·路易·傅尼叶的新书说:“基因不是一个吉祥的字眼。”

  傅尼叶的父亲是执业医师。他父亲那个年代能拿到高中毕业证书的法国学生不到20%,考上医生是稀罕的事儿。母亲长寿,做文字编辑。傅尼叶的兄弟考入巴黎多种技能学校,这所拿破仑创建的名校每年150个学位供8000个理科会考生搏命考入。傅尼叶自己长年为电视台做策划,交高朋、结贵友,名嘴活跃,下班后趴在桌上写幽默故事,在法国傅尼叶是畅销幽默作家,他的书不会有市场问题。

  两个月前他出了《咱去哪儿?爸爸》,将两个残疾儿子的故事写成书。

  马修残疾,两年后汤姆出生,又是残疾。

  不是我唠叨基因,是基因惦记我。

  他们一个似抹台布做的娃娃,塌软,还一脸愁容;另一个老痴笑,逢人就搂住亲,满脸唾液。

  做爹最大的骄傲无疑是粗声大气解答孩子,满足他们对人间的好奇。我没有指望。

  当然我免除了正常父母为孩子读书、职业烦心等事。我还有一辆装得下轮椅的大轿车,开得像美国佬一样过瘾。

  我的儿子们永远不会书写阅读,不会游泳弹琴,享受不了人间爱和恨的美妙感受。鞋码一年年增大,脑瓜一年年萎缩,倒转着长大,真是无与伦比。

  咱家保姆经常破口大骂咱俩儿子:看把屋子弄的!兔崽子脑袋进水了!

  她还把淋了雨的汤姆整个连人带雨衣挂上大衣架。我压着火跟她说:“不是因为他残疾您就挂他上衣架啊!”她若无其事顶嘴:“先晾他一会儿,先生,您没看他在滴水呢!”

  “看您神经紧张样儿,先生,怪不得生傻儿子!”

  马修在轮椅上根本直不起腰,外出散步只是换一个地方视力模糊地看自己的脚,有时我想,或者得像汽车倒后镜一样,扎片小镜在他脚边让他可以看到蓝天?马修的脊柱侧凸越来越严重将阻滞呼吸,必须实施矫正手术。哪怕没有保票。

  保票是让马修伸直,保票实现了。马修在手术三天后伸直离世。成功的手术应该让马修看到蓝天,他终于看到了蓝天。

  我问自己,你不从小就想一切要与众不同吗?年轻时挑衬衣如果店主说“你有眼光这衣服我昨天卖出十件”你掉头就走,你才不穿一天卖十件的衬衣。在电视台摆镜头,为了一点“与众不同”你都可以把摄影师烦死。你终于生了与众不同的儿子,如愿超凡了,你该满足才是。

  他们脚跛背驼、又聋又哑还脑袋进水,这不是我的错。“错”在“没有运气”。

  “没有运气”学术上的名词叫“基因”。

  电视台喜欢搞“最俊最聪明婴儿大赛”,弄个“最漂亮婴儿”奖他父母一番。按这白痴逻辑,生残疾丑婴的父母为什么不受处罚?

  《咱去哪儿?爸爸》全书150页,两分抱怨,三分叹息。百分之百精言冷语,页页血心热肠。

  写一个故事给别人识字的孩子看,让他们跟着笑。

  世界上有本事的幽默作家很多。

  做残疾人的父亲,还有本事做幽默作家的,很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5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